黑白色卡

有些东西,只能活在故事里

我的仲夏夜之梦

就着他们的笑容和眼神,看着时间过去和杀青下架,就当是酩酊一场、一醉经年,喝了这杯夏日限定的解酒茶,让它解了醉,醒来吧。
原谅我自私自利,只能站在这里的分岔路口送你们远去了。

【白宇x朱一龙】春潮 09

他们的爱,就像是黑布条,和黑色里流淌的暗绣。你会偶然间窥见它的美妙,却发现最后针脚收纳处被什么东西割破了,撕成了两半,撕心裂肺,惊心动魄,重重叠叠,平平淡淡。     
没有人能评判他们到底谁该如何,或者去憎恨世道不公,就像久病之中突如其来的烟瘾,是放纵的点燃,亦或是拿起一支狠狠又克制的吻一口。   
我只知道,我第一次告诉我自己,这是AU,你不要这么爱这种虚假的欢愉给自己徒增烦恼。 最后依旧是感谢作者,笔下生花见春来。 谢谢 @_AutumnDays

_AutumnDays:



* 结局预告:春潮已经更新至倒数第二章,预计10章完结。大结局与前文中的一句话相对应,欢迎大家猜测、下注。




* 谢谢大家的真心评论,会争取多多回复。




* “快跑。”






0/9






  巨大的白色飞机窜上蓝天,扑棱着漂亮的的大翅膀穿越云海。




  落地正是清晨,第一天的第一顿早饭安排在飞机场。两个人对坐着吃两碗拉面,热气腾腾地熏着眼睛,牛腱子肉飘在红油汤上,呼噜着吸入面条,香甜。


  “当年我上大学的时候,就是从这个地方走出去的,也是吃的这个面条。”


  朱一龙笑着,把一颗剥了皮的茶鸡蛋压进白宇的面碗里,顺手给他抽了张纸巾让他好生料理一下自己嘴边那点香汤渍痕。


  夸张地哇哦了一下,白宇乐颠颠地丢了几根咸菜丝儿进碗里,卷了一筷子塞进嘴巴:“那我得好好品尝一下啊,这是状元面啊!”


  “吃饭也这么多话。”




  从飞机场向外走,搭上一辆计程车,两个人两个箱子。


  


  “如果我们再早一点遇见就好了,再早一点,也许就没那么难了,是不是。”


  白宇透过窗玻璃,看朱一龙难掩兴奋地给他指着自己童年时最爱的早餐铺,双眼一个慌神,只觉眼前这位穿着体面的男人一眨眼换上了蓝白校服,背着比上半身还要庞大的书包站在早餐铺前一边吸溜豆浆一边吞咽馄饨。


  “你十八岁的时候遇见我,会爱上我吗?”


  朱一龙摇下出租车的车窗,余光里他能看见驾驶座上的司机听见这话后面露不善的惊诧。风顺着窗户缝浮进了车里,却加剧了空气里的躁郁。


  


  白宇揉了手里喝光的矿泉水瓶,认真地想了想,“不会。”


  “我那时候比较肤浅,喜欢大胸妹。”




  说着说着,又往他身边蹭了蹭,软软的卷发在他脖颈处搔痒似的缠绵。压低了的声音混着摆脱不掉的少年气息,在南方夏日里蒸腾。


  “那你现在呢?”


 朱一龙颇有点刨根问底的气势,转过身子来把人从自己身上拎起来。


  继续认真地思考,白宇一本正经地回答:“从你身上总结归纳一下的话,可能是,胸又大,腿又长,脸又好看,心又美丽……”


  就在朱一龙那似有若无的一巴掌将将要落在白宇肩膀上时,又听得那人笑言:


  “二十八岁遇见你,不早不晚,刚刚好。”




  早一步,爱情观尚且蒙昧,贪心的目光怎么也落不到你的身上。晚一步,仅剩的勇气被生活的批发消磨,就算心为你跳了一万次悬崖,手也绵软无力不能抓着你莽撞一次。


  二十八岁,这双眼睛越过皮囊开始探索内心世界,明白这人生广袤恰似东流之水,如花容颜也不过是八年十年的光阴灿烂。有句话说,心比长相好,懂比爱重要,须得到了年纪才咂摸出这其中的大彻大悟来。


  又不至于太老,热血虽然剩的不多,但总能再燃烧这么一次。十八岁的私奔,只能抱着小猪存钱罐,二十八岁的私奔,能带着钱和箱子、护照和银行卡。


  


  


  出租车把他们放在了楚河汉街,武汉城人流量最大的地方。


  


  拎着两个箱子,大摇大摆地走在街上。原定的计划里是没有参观旅游景点这一项安排的,但是上了车司机师傅问去哪儿,白宇抢在朱一龙之前答道,去人最多的地儿。


  人来人往,摩肩接踵。


  人间万象,全在这一街一巷之间,在这世人忙忙碌碌无停无休的步伐里。每个人都神色匆匆,在这座城人流量最大的地方只关心自己的小事。


  一件宽松T恤下的白宇坐在自己的箱子上抱着拉杆,眨巴着眼睛非要朱一龙拉着箱子带着他走。朱一龙也不知怎的,不等他撒娇来求他,就伸手去拉。


  


  两个着力的小轮轱辘轱辘地转着,在这座朱一龙扎根长大的城市里左摇右摆。


  朱一龙一只手拉着自己的箱子,一只手抓着白宇的箱子,带着他一起往前走。他转过身子来仔细地看白宇,他笑得热烈,在风里张开手臂,让朱一龙想起童年街边五块钱一个的卡通气球,总是在走出公园逃出自己的手心飞到天空里无影无踪。


  


  他想要一个气球,拴着自己的手腕,让他和白宇一起逃出生天。


  逃离疲惫的生活,出走世俗的藩篱,在永无岛上消磨余生。




  “龙哥,你还能加速吗?”


  那个胡子拉碴的男人正卖力地把两条长腿翘起来,让它们不成为箱子前行的阻碍。他的声音中气十足,笑声爽朗清澈。




  后来他们抵达这座城市最热闹的街道中心,站在人海中央。


  南方似乎一年四季都是雨季,这时候又开始滴滴答答地掉雨点,从小颗小颗变成细细密密的长条儿,落在衣服上一湿就是一片。


  临时小摊迅速支起,卖些雨伞雨衣。小贩动作之迅捷,让从小在北方生活、见不得几次大雨的白宇都忍不住咂嘴,好不熟稔。


  递了点零钱过去,白宇买了两件雨衣,指明了要黑色的。拿来后,他先拆开其中一件,抖落开,自然而然地要给朱一龙披上。眼见着雨越下越大,朱一龙看他半边肩膀都湿透,又伸手去扯雨衣要把他包裹进来。


  


  这一抓一扯之间,白宇一下就把雨衣拉展开挡在两个人的头顶。


  距离无限靠近,太阳穴相对着突突直跳,鼻息吞吐之间在两个人的距离里流转。白宇望着朱一龙,清凉雨水打在地砖上,化作一个个圆圆水斑。


  他忽地笑了:“哎呀,天公作美。”


  “本来带你来这里,就是想在人最多的地方亲你一口的。”




  让我们偷来的爱情得见天光。




  黑色塑料雨衣支起的半边天空下,两双在雨里冰凉的唇挣扎着贴在一起。白宇胡乱地珍惜着这短暂的亲密,毫无章法地又舔又咬,连血锈味都尝了满口。


  男人的皮鞋从他们身边经过,女人的高跟鞋从他们身边经过,小孩的学步鞋从他们身边经过。他们听见汽笛的轰鸣,接收着方言的讯号,感受了雨点砸在地面上的清脆声音。


  朱一龙抱着他的脖颈,贴上自己的身体,卖力地回应着。


  没有人去问,假如没有这场雨,没有这件雨衣来遮挡,你还会不会亲我。也没有人去问,如果没有这场雨,如果没有这件雨衣来遮挡,你还敢不敢回应我的冒犯。


  


  我们只此一生,只此一世。




  


  在武汉,他们住在朱一龙的一间公寓里。


  房子很老,六楼还没有电梯。这是他小时候住过的地方,后来条件好了,就给父母换了个更宽敞舒适的屋子。这件老宅,也就落锁了。


  呼哧带喘地爬上六楼,手机关机后失去外卖软件的两个人最终决定用方便面解决晚饭。冒雨又下楼,在小铺里拎了几包面,顺手捎了几根青菜和两个鸡蛋。


  


  开煤气,倒水,烧水,撕开泡面带,把面块丢进去泡开,用筷子打散。撕开每个调料包,掐边抖袋地折腾,缝隙里的小渣渣也不放过,入锅,煮。


  鸡蛋敲破,在正中心下去,用锅铲小心地做了个形状出来。三根青菜洗净切根下锅,用开水焯了一下就软软地塌在面上,颜色青青,十分好看。


  朱一龙在白宇身边洗西红柿,沾着水的红果颜色鲜艳,递到白宇口边,看他一张嘴不含糊地咬了一大口,再笑着自己咬一口,又递给他咬下一口。




  小餐桌上放着两个碗,哧溜哧溜地吸着面条,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白宇吃了两个蛋黄,朱一龙拣走了所有的青菜叶子。


  一起把碗放进洗碗池,却又发现家里没有洗洁精,最后剁了半块肥皂泡水,嘻嘻哈哈地把碗涮干净。


  


  他们曾经和女人相爱,站在大街小巷上接吻的时候可以光明正大。


  他们曾经和女人相爱,泡一碗方便面要被念叨半宿的卡路里。


  他们曾经和女人相爱,西红柿如果不切成块拌上白糖不能被端上饭桌。  


  他们曾经和女人相爱,洗洁精和肥皂水不能画上直等于号。






  第二天,他们从楼梯间里找出一辆积灰了的二八大杠,是当年朱一龙上学的时候骑过的。拿了块抹布粗粗擦了擦,白宇豪爽地一拍后座,“龙哥,上马!”


  一路“得儿驾”着,从这座拥挤的老式居民楼里穿出,走上大街。朱一龙侧着身子坐,极力试图稳住自己的身体,却还是在白宇有意无意地加速度中失去平衡,慌乱中抱住他的腰。几乎是才一靠近,就听见那人奸计得逞的嘿嘿笑。


  


  在他腰上掐了一把,刚好就在一个下坡上,周围没有人,只有风和树,叶子和花。


  年久失修的二八大杠猛地一个俯冲下去,带着廉颇未老的气概,热烈的风顺着面颊狂奔,逆风而下的爱人永远年轻。


  白宇攥紧车把,高声乱叫,朱一龙在他身后更加高声地喊你不要乱叫。


  白宇回他龙哥你要是怕丢人你就把脸捂上,结果这句话还没说完,小车就已经停在了下坡的终点,稳稳当当。这一通燃烧的激情打上休止符,朱一龙看着他又好气又好笑,跳下后座冲着后车轮踢了一脚。


  结果白宇嬉皮笑脸:“这是你的车。”


  分明是挑衅,朱一龙又冲着他的小腿踢一脚。


  结果白宇继续嬉皮笑脸: “这是你的人。”




  终点是朱一龙的高中,两个人扒着校门看了半天,认认真真地思考了一下翻墙而入的可能性。最终三十岁的理智压倒了冲动,两个中年预备役乖乖地跑到学校门口的摊前,按照朱一龙当年的秘方吃了一顿热干面。


  白宇卷着面:“龙哥,我们已经吃了三顿面了,你发现了吗?”


  朱一龙把调料往他那边推:“所以呢?”


  白宇熄火,把卷好的面塞进嘴里:“没事,我陕西人,特爱吃面。”




  夜幕降临,朱一龙带着白宇上了父母家的天台。


  他说这是他偶然发现的,从他爸爸妈妈住的顶楼楼梯间能拐上这座楼的天台。老人不喜欢冷清,房子买在老城区,小楼并不高,八层楼。


  拎了几罐啤酒上的房,撬开铁片,冰凉的黄汤顺着喉管下肚。朱一龙诚不欺人,一罐尚且没有喝完,耳根就开始泛红,整个人看着也迷糊起来。


  白宇想提醒他少喝几口,但又一转念,想喝就喝吧。


   


  喝着喝着,两个人从地上爬起来跳舞,甩甩胳膊踢踢腿。像藏族舞似的荡气回肠,也像迪斯科一样自由放诞,尽兴而为,毫无章法。


  白宇抱着朱一龙转圈儿,吃力得青筋暴起,嚷嚷着龙哥你抬抬腿。朱一龙别扭着圈住他的脖颈,让两只脚腾空,顺利地被白宇抱住大腿架在自己的腰上,在空气里飞快地平转。


  跌跌撞撞,甩了几圈儿就力气不足,转而搂着他的腰,任由朱一龙的腿自由摆动。两个人都喊着头晕,却谁也不肯停下来。


  


  “白宇,高一点,再高一点。”


  朱一龙的眼睛里蒙着水雾,用力地向天空伸着胳膊:“我快要抓到星星了。”




  白宇知道,两罐啤酒灌不倒朱一龙。可他也知道,朱一龙确确实实的醉了,只是不是醉在啤酒里,而是醉在这场人为延长的梦里。


  贝多芬高呼着,我要扼住命运的咽喉。可命运夺走了一个音乐天才的双耳,他只能在暗无天日的寂寞里编造黑白键。人不能扼住命运的咽喉,人是水上的船,水往哪儿流,船往哪儿走,水停了,船也就停了。


  三十岁了,他和朱一龙开始造桨,说我不信命。




  “好,再高一点。”


  他咬着牙把朱一龙往上托,却在那一瞬间掉下泪来。




  最终他把朱一龙放在天台的栏杆上,朱一龙坐着,白宇站着。


  白宇说:“哥哥,人的一辈子不可能只爱一个人的。”


  朱一龙点头,“我也爱过很多人。”


  目光投向远方,像是在回忆:“她们有的很漂亮,有的很懂事,有的很善良。但是她们都不像你。”


  “爱她们会笑,爱你呢,会痛。”




  白宇抓着他的手:“痛吗,痛就不要再爱了。”


  朱一龙摇头。




  是朱一龙伸手环住了他后颈,拉扯着他去接吻。他的唇薄,含在口中有丝丝缕缕的凉气,白宇顺着唇肉去雕琢,却反被那人的舌撬开牙关,在自己口腔里攻城略地。


  一瞬间白宇觉得自己是含着一口血在吻,那么用力,好像一辈子都不会再见面了一样用力。爱情是有定额的,有的人爱一辈子,就把这定额均匀地花在每一天里,细水长流;有的人爱三个月,就把这定额全部在有限的时光里挥霍,电光火石。


  而他们,好像只有一个吻的时间。


  


  夜幕低垂,云海重叠,星光大好,老城蜗居旧天台。


  


  白宇不知道怎么回应这一腔深情,只觉得对方已经给出了属于他的全部,而自己无论以何回应都是辜负。他把朱一龙的指尖抵在自己的心脏上,渴望着他掏出自己的心,仔细看一看里面装着的东西。


  他们狼狈地交换着亲吻,像冲出荆棘丛的勇士,跋涉一万里才抵达彼岸。他们吻着吻着,仰头看万千星光,低头看万家灯火,觉得他们吻到了天光大亮,吻到了圆满结局。


  到最后,吃了满口的泪水。




  有人推开了天台的门,两种脚步声逼近,越来越近,然后一根扫帚掉在地上。


  白宇回身去看,安抚地对朱一龙说:“没事,是两个老人,估计把咱当贼了,解释一下就好。”


  朱一龙在他的背后垂着头,却有种莫名其妙的如释重负:“解释不清了。”


  “那是我爸妈。”




  白宇说:“两个选择,第一是跪,第二是跑。”


  他的膝盖已经打了弯,直冲冲地就奔着那湿淋淋的水泥地去。他没细想,脑子里一片空白,甚至一句台词都编不出来,只有一句话一直在脑子里打转:都是我的错。


  朱一龙仍坐在栏杆上,白宇挡着他,他看不见自己父母的表情,但他看见白宇下沉的身体,他知道,白宇选择跪,坦白交代,争取认可。


  


  那一刻,他的天亮了。




  朱一龙看见自己的胳膊抬起来去抓白宇的小臂,听见自己的声音在白宇耳边说,快跑。


  




  


  


  





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我萌我的,与你们何干

小镇莱超坑一蹲不起:

被这位的言论惊呆了。。。
这大佬圈地自萌啥意思都没搞清楚就跑来喷这个喷那个。。。
我来统一解释一下什么叫做圈地自萌——圈地自萌就是不混圈,不加群,只萌角色不上升到真人,只在自己的公众平台里产出。谁规定的圈地自萌就是不能加tag了?你规定的?
说简单点,这部剧不叫镇魂谁会加镇魂tag?人家好端端的社会主义兄弟情谁给你的脸讲这个ky那个ky的?ky是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
原著有这位这种粉简直倒了八辈子血霉。。。
作者说不逆cp是代表作者自己,读者逆不逆cp干作者p事?作者有多大能耐可以控制读者的思想和言行,他就是个写书的不是传教的麻烦搞搞清楚,谢谢!
当年琅琊榜出来的时候,原著推靖苏,剧一出来苏靖人气也高,也没见原著粉不让苏靖占琅琊榜tag。
有些人不仅蠢而且坏,活在自己的bgm里,他就是这个世界的小公举小王子,ta自己不吃猪肉就不让别人吃;ta自己不逆cp就不让别人逆。
萌个cp还真把自己当根葱,拿着鸡毛当令箭也不过如此。这脑容量和心容量都特么小的跟针别似的,谁给你的权利让你瞎jb当cp警察的?作者给你授权了让你喷这个喷那个的吗?是的话麻烦出实锤,谢谢!
逆拆不等于不尊重,真正的不尊重是以原著之名败坏路人缘抹黑原作者的行为,这种没事找抽的引战行为就是粉圈的一个风险因素。
为了粉圈的太平,希望这种低龄伪粉可以少一些。
如果你不喜欢哪个cp,请直接屏蔽,各大公众平台都提供这个功能,但没有哪个公用平台提供你萌ab就不能加ac或bc tag的功能。
一个作品可以延伸出多元才能说明作品本身的丰富,拘泥于一个点只能说明作品的失败。
无论是萌cp还是产出,大家的本意是真正喜爱这个作品,想为这个作品增加热度,cp警察将这种热情直接扼杀才是真正需要谴责的,他们才是圈中的不定时炸弹和撕逼导火索。所以希望大家可以理性看待逆拆cp的问题,因为谁都保不住哪天自己就萌上逆拆了是吧~
如果我说的这些都不足以令你信服的话,请点开镇魂tag抬头看看官方是怎么说的。只要是镇魂的同人作品请加镇魂 或者剧版镇魂tag
如果官方说剧版和原著分,那完全ok,大家分!可官方没有啊。。。有些粉响应官方的号召,然后原著粉就来喷。这种情况,你怪谁?怪官方?怪原著粉?怪产量你粉丝自己??怪不着啊。。。
最后,请大家一切以官方为主,不要自我yy,谢谢配合